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媒體調查

媒體調查

一個中國女畫家的思想片斷
____我與西湖荷花的情緣


作者:周天黎
文章來源:香港美術家聯合會《美術交流》2007年第3期
瀏覽:21 次


周天黎,女,1956年出生,原籍上海。從小在謝之光、唐雲等名師的指導下,在國畫、書法、素描和油畫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具有優良的造型能力。1983年留學英國,著重研究歐洲各畫派的藝術風格,探求藝術創新之路。1986年定居香港,1987年被聘為香港大丸文化中心中國畫教授。 1988年6月,被山水畫大師陸儼少院長親自聘為浙江畫院首批「特聘畫師」,並從事專業創作。

周天黎系具有獨立藝術視野的當代中國花鳥畫大家。她的作品融西方的表現主義和中國傳統繪畫於一體,並以筆墨凝煉蒼勁著稱,且構思奇崛、立意新穎,尺幅之中澎湃著「丹青蒼龍舞,翰墨虎豹吟」的凜然之氣。100多家中外媒體介紹過她的繪畫藝術和美學思想,參加過多次重要的藝術展覽,許多作品被重金收藏。其1986年創作的國畫《生》,評論認為在藝術和思想上所達到的造詣高度,已成為20世紀花鳥畫的經典之作;其美術理論著作《中國繪畫藝術創新與發展的思考》,被許多專家學者稱譽為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美術界最有思想性貢獻的重要文章之一。

周天黎現任香港文化藝術交流協會名譽會長、香港美術家聯合會名譽主席,並兼任多家報刊的學術主持人,是中國文人畫在新時代重要流變中影響較大的代表性人物。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我很小時候就從「南宋四大家」之一、愛國詩人楊萬里的這首《詠荷》詩認識到西湖荷花。後來又知道我國最早的詩歌集《詩經》中就有關於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蘇,隰與荷花。」農曆六月二十四日是千年相傳的荷花節。

我的腦海裡還深深印著這樣一個神話故事:荷花相傳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一個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當初玉姬看見人間成雙成對,男耕女織,十分羨慕,因此動了凡心,在個性開放的河神女兒的鼓動和陪伴下偷出天宮,來到杭州的西子湖畔。西湖秀麗的風光使玉姬流連忘返,忘情的在湖中嬉戲,到天亮也捨不得離開。王母娘娘得知自己侍女也竟敢追求自由,勃然大怒,用蓮花寶座將玉姬打入湖底污泥中,責她蒙垢塵埃,永世不得再登南天。而脫離了專制天條網罟的她,惘惘不甘,再也不會接受別人的旨意,在黑暗的詛咒中忍辱匍匐,默默度過無望的人生。她的靈魂在苦難中求得涅槃,她從大地汲取了萬物精氣,倔強地挺起了身,抬起了頭,向無盡的蒼穹驕傲地仰示自己絕色的臉龐。從此,人間多了一種既出世又入世,有著至麗至美、至柔致剛生命之魂的玉肌水靈的鮮花。

記得1988年夏,我應時任浙江畫院院長陸儼少先生的熱情相邀,從香港飛來杭州參加龍年國際筆會,期間,陪伴他參觀座落在湖光山色中的黃賓虹故居。「雖由人做,宛自天開。難怪許多人來此尋訪仙蹤。」我攙著陸老在黃賓虹故居附近一條兩邊長滿青苔的花徑上散步,談起了對杭州園林的一些看法。陸老卻用一種很認真的表情、很誠懇地答我道:「夏天的西湖,最美的還是荷花,你可常來畫畫。不要畫老套套的樣子,我覺得你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質,要畫出你自己心目中的荷花,要把自己的人生感受畫進去。」前輩的叮囑,給我很大的啟迪,觸動了我內心神秘核心的某根隱伏的藝術神經,影響著我人格結構中的本我活動,促使我以更大的勇氣去思考和實踐,力圖從中國繪畫藝術文化內涵的深層去拓展出富有創意的精神價值。當年,為了鼓勵我,陸老特地為我畫的一幅荷花圖題了「水佩風裳」幾個大字,並蓋上了三個圖章。在筆會活動結束時,建議眾畫家們在我掛著展出的畫作《生》面前合影留念。

陸儼少先生曾撰句:「三生宿慧全真性,一路清陰到上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後,在整整三年時間裡,我幾乎斷不了地都會做到同樣的夢。夢中,我見到粗布芒鞋、衣襟飄飄的倪雲林、徐渭、八大山人從黛色幽深處邊走邊聊結伴而來,他們一個故作清高,一個佶屈聱牙,一個生冷孤僻,但與我一起談畫論詩時,都成了我和藹可親的兄長。我心裡不太喜歡他們畫中某種瘦硬枯澀的風格,可藝技上又有曲徑通幽之感。他們把我帶進了一個偌大無比、鳥語花香的山谷。裡面竟也有著一個西湖,長滿變了形的荷花。附近山坡上都是些形態奇奇怪怪的牡丹、葡萄、百合、梅花等,還有幾何造型、卡通樣的小鳥飛來飛去。夢中,有時我又變成了被困在污泥中的玉姬,而那些牡丹、葡萄、百合、梅花都變成了我的姐妹,奮力地助我跳出泥潭。我的直覺還告訴我,這種形體怪異的神秘花卉是在冥冥間穿越了幾百年的時間,突破了重重阻隔來和我相會,我必須把這些夢幻中形象畫出來。然而,每畫完一幅作品,我整個人竟像虛脫似的軟弱。而且,沒有一張畫讓自己感到滿意。起初,我的家人還試圖用某種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來解說這種現象。但後來幾乎天天發夢,天天發瘋的畫畫,我的畫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可以想像到,最後,彷彿被某種精靈附體的我被家人送進了醫院。出院後,為了防止怪譎的事再在我身上發生,家人一直勸阻我不要到杭州西湖看荷花。所以,在我艱難的藝術創新、思想求索之路上,杭州西湖的荷花於我有著孰喜、孰悲、孰奇、孰幻的非同一般的意義和宿命般的關聯。

日月如風,足音跫然,一晃近20年過去了,仙者駕鶴,人面非昨,奇怪的夢境也早已遠去。再臨杭州,不變的是千頃碧波中的荷花,仍風韻淡雅地挺立著飄逸的軀桿。只不過一眼望去,萬朵花影照清漪,繁衍生息,比以前更翠綠繁茂、接連周邊逶迤的青山峰巒了。不過,當年在虎跑噴泉邊,在龍井泓池鄰,在平湖秋月中,與畫友文友們汲水烹茗、吟詩作畫又論文、兼議時局趨勢的雅境仍一一在我眼前閃映。印象最深刻的是這些剛從「文革」浩劫中活下命來的朋友們,在談到座落在西湖岸畔的岳王廟裡,很多遊客向跪在岳飛墓前的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契四個奸佞鐵像憤吐唾沫時,都異口同聲地認為,十二金牌、風波冤獄,以「莫須有」 罪名勒死岳元帥的真正元兇並不是秦檜,而是當時的宋皇帝高宗趙構!難怪這位封建時代的一代忠良和他兒子岳雲、愛將張憲在1142年1月27日被慘害前,提筆在假供狀上無奈而極度憤懣寫下了八個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翻出我當時參觀岳王廟後寫的日記,竟有我筆痕深刻的心中感歎:「……鑄讒成鐐銬,專制殺英雄。墓石蒼蒼,千古遺言,發蒙振聵,發人深省!好在風霜雨雪中,還有那一湖殘荷目睹著人間的忠奸正邪。」我突然好像明白了我與西湖荷花的某種無法言說的情緣。

「行雲流水去,明月清風來。生動無礙帶,芯花漫自開。」其實,在我的感覺中,杭州的夏天,就是與賞心悅目的滿湖荷花緊密相聯的。那亭亭玉立的綠莖,那田田的荷葉,那臨風綻開、搖曳生姿的紅荷,宛如情竇初開少女婀娜多姿的體態以及初會情人娉婷欲語時兩頰羞澀的緋紅;當然,她們又似乎就是夏日西湖的精靈、六月杭州的天使。如李白所詩:「心如世上青蓮色。」她們是那麼的心澄神清,玉顏光潤,亮澤動人,明朗燦爛,純淨、純粹、純潔,透明無瑕的天性會讓忙碌的人群感覺到一份塵世濁噪中的安靜和慰藉。看,前面就是位於西湖西南邊的淨慈寺了,我明明見到裡邊有荷花仙子在舞動倩影,哦,原來是她們在敲響南屏晚鐘,寫有6萬8千字《妙法蓮華經》的10噸洪鐘,正在發出警世之音:爾虞我詐、人際關係越來越疏離的現實生活中,在激發出蓬勃慾望、螻蟻爭食般的商品社會裡,在承受著靈與肉彼此撕裂的掙扎時,在嫉妒怨懟無法淡褪、精神無所適從、心靈無處依歸那會兒,少些貪婪、嗔怒,能用另一種人生視角,去細心品味生命帶給人類的那種非物質的來自福由心造、隨遇而安的快樂。並去思考人世浮沉中如何擺正自己的心態,如何用愛的精神讓自己真正的充實和幸福起來;如何從失去良知束縛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的世俗污染熏陶中脫出,超越生物局限,讓自己的生命境界得到提升。

作為一位國畫家,我也特別愛畫荷花,我四十年的藝術生涯中,荷花是我重要的創作題材。我的畫作精品中,荷花佔去相當重要的一部分,與我畫的紫籐、葡萄、牡丹、百合一樣,承載著我在現實生活中的喜怒哀樂、我的理想和憧憬。

曾任杭州刺史的中唐大詩人、首次為「西湖」 命名、又為修築白堤而寫下《錢塘湖石記》、能兼濟天下又獨善其身的白居易有揮毫:「寄言立身者,勿學柔弱苗。」品格的高貴與品性的謙卑從來都是緊密相連的。在我的心目中,人是靈與肉的復合體,其靈魂又與人格緊密相連,是衡量每一個活著的人卑劣與崇高之間的刻度指標,而荷花就能體現某種高尚的人格精神。不是嗎?荷花擁抱眾生的姿態是那麼的平凡,但她又是不甜俗的。荷花「濯清漣而不妖」,骨格清奇,婉約優遊,不喜與眾芳為群,不會和凡花爭艷,且令權貴氣盛的狎邪者不敢輕佻,讓窩有萬銀千金的浪蝶們敬畏三分,更不會在人們一片讚美聲中享受一朝得勢的暈炫。她有樸實端莊的風姿,凝眸慈祥,願與最普通的老百姓親熱為伍。《四十二章經》中說:「我為沙門,處於濁世,當如蓮花,不為污染。」《秘藏記》釋:「蓮花部吾自身中,有淨菩提心清淨之理,此理雖經六道四生界死泥中流轉,而不染不垢,乃名蓮花部。」所以在佛教中,也只有七重荷花才能擔護一切至善的靈魂到達極樂西天。她落穆淡泊,風骨超逸,任憑渾噩麻木的世俗心態對永恆和正義的嘲笑與妒嫉,任憑那些從陳腐暗角裡射出的企圖拑口禁語的陰冷敵意,她都從容的面對,默默的堅強,甚至有著令人敬佩的強悍,聲響隆隆的譽、毀、褒、貶在她眼中只不過是小眉小眼小是小非一笑置之。「屈平詞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見證過二十五史城頭旗幟頻換的她,在歲月的烽煙中,在歷史的劃痕裡,識知了多少世間人物。明知虛假的歌唱比死還冷,智者當然不為。故她遠離那種「面具人生的遊戲」 ,在孤標的寂寥中自我吟詠,決不隨波逐流,更冷看那些裹著封建精神緊身衣的趨炎附勢者頂著花花朵朵、壇壇罐罐、「聖主朝朝暮暮情」 、「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荒腔走板的滑稽表演。彩虹、霞雲、朝露、曙光是她的生存能量,即便煙塵漫過,即便花顏不在,其身枝馨香依舊,是酷暑驕陽下自成一類的花卉,所以千百年來引得多多少少文人墨客、詩文大家為她奉上無數具有金子品質的不朽文字。我認為,在杭州如果沒有西湖荷花,就簡直不能享受夏日的美麗風光和精神層面的觀感。你只要想想它是那樣連枝帶葉整個兒浮在水面上的景象,有哪一種花是這樣的一種柔軟生態?又不蔓不枝,能香遠溢清?再加上與周邊的湖山、花木、廊、軒、亭、閣、翹角飛簷及林蔭下一對對有情人的身影笑語互為映襯,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西湖的荷花更呈現出一種充滿青春活力的靈性之美,有著生命力度的湧動。

一陣輕雨剛過,夕陽斜掛,晴光瀲灩,我踏步白堤,團團綠意映溢前路,嗅到空氣中蓮花淡淡的清香,看到靜謐的水面上蓮蓬茁壯,荇菰穿行,紅、白、粉、紫間色變化著的菡萏煥發著七彩迷幻,曼妙柔韌、細膩纏綿、風情萬種,跟寬闊的綠色荷葉互相旖旎、相濡以沬,還時不時與湖畔舒捲飄忽的楊柳遙向對歌。那串串水珠在荷葉上象晶瑩剔透的珍珠一樣奔跑滾動,幾隻勤勞的蜜蜂,歡快地圍繞著追逐著釆集著,羨煞一批在旁邊飛旋的蜻蜓。此情此景真讓我這個畫者感到有無邊的詩畫美意在眼前熠熠生輝。體悟佛經 「性名自有,不待因緣。若待因緣,則是作法,不名為性」 , 真是情味不盡,餘韻無窮。是啊,一個藝術家真正的浪漫應該是思想的浪漫,渺渺一身於天地間,廣闊無限,又怎麼會癡纏於紅塵濁世中蒼蠅競血般的名利爭鬥?!閒看庭前花開花落,靜觀天外雲卷雲舒,想起唯美的殉道者、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化身而來的林黛玉有詩曰:「休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片語時。」大概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吧,霎時,我的整個心胸有一種被洗滌過的涼爽、自在、愜意。

我愛西湖荷花,不光是外形的美麗、嬌艷;更是荷花的風尚與品格。特別是當天空中的黑雲暴雷如惡魔般不可一勢地君臨,天搖地動,欲把西湖全景吞噬之際,許多道貌岸然的生物都東搖西擺在一個無根底的空間時,滿湖的荷花腳根下,此時彷彿凝蘊著地底的千層熔漿,仍能以「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的瀟灑,淡定超拔,不折腰、不諂媚,從容而立。突然的風雲變幻嚇得眾生顫顫驚驚、怊怊惕惕,而她則始終保持著內心的莊重和高傲,蔑視一切企圖蹂躪我們社會的黑暗暴力,纖纖香肩竟棟樑似的擔起了高貴的花魂,盎然昂揚,灼灼其華,盡情向世人展示她自身的尊嚴和一種熱血灌澆下才能產生的奇異的剛烈之美。長年與西湖荷花為鄰的靜逸別墅有孫中山書的楹聯「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驀然,我耳邊響起了為反對皇權專制、追求民主共和理想而慷慨捐軀,九遷墓葬,萇弘化碧,終安眠在這錦山秀水旁的鑒湖女俠秋瑾的鏗鏘詩句:「漫雲女子不英雄,萬里乘風獨向東。詩思一帆海空闊,夢魂三島月玲瓏。銅駝已陷悲回首,汗馬終慚未有功。如許傷心家國恨,那堪客裡度春風。」我沒有記錯的話,這位敢於向漫天的封建黑暗展開猛烈劍擊、在民族精神的廢墟上重建我們心靈家園的巾幗英雄在1907年7月15日就義時只有30年華,而今年正是她被封建王朝的凶殘刀刃斬斷頭顱、血灑紹興軒亭口的一百週年祭!我是要去祭奠她的,肅穆地立在她潔白的塑像前去感受她的心路歷程,重讀她被嚴刑拷打肢體成殘後寫下的蕩氣迴腸的壯烈詞文:「莽莽神州慨胯沉,救時無計愧偷生;搏沙有願興亡禁,博浪無稚擊暴秦。國破方知人種賤,義高不礙客囊貧;經營恨未酬同志,把劍悲歌涕淚橫。」我忍不住要發問:當熱衷於窩裡嫉、窩裡斗、窩裡反、窩裡殘的無聊、無知、無行、無恥、踐踏別人的同時也被別人踐踏的文人們,在利益驅動下百般虛構情節,歌頌密佈文網屢興大獄的大清帝皇榮光時,他們可曾記得一個承載著中華民族良心、為著中華民族受難的偉大女性曾被這個王朝嚴遭摧折,屢被非刑;百般慘毒,瀕絕者數!?來自生命深處的噬咬樣的疼痛中,我再一次感受到這位鑒湖女俠雙瞳中的幽恨、剛毅與悲壯,感受到一百年前一個覺醒靈魂發出的明亮炫目的思想之光。我要虔誠地跪拜在她的墓前,雙淚為君落,我不會忘卻江南古城那個血光飛濺又夜涼如水的黎明,我當然也會敬獻上一朵能沛然化之為天地正氣的荷花,願她們在中華民族的精神高地上永遠同在!

也許是情有所感吧,凡塵劫、心頭血、眼中淚,靜靜遠遠,東東西西,一時浮想聯翩。自己置身於歷史的遭遇和鬼使神差的命運跌宕時,在那個大局板蕩、人民倒懸、山河蒼涼、青春的理想被欺騙墮落成一種罪惡殘忍的年代;那個充滿著告密、撕咬、惡鬥,人命危淺、朝不保夕,對人道和文明的踐踏日甚一日的「文革」中,那段家破人亡、不堪回首的慘痛經歷突然湧來,交錯震撼。「文革」後常到西湖曲院風荷邊小住的大作家巴金在《隨想錄》中的一段話,更像悶雷一樣在我頭頂炸開,瀰漫著無邊的驚悚氣氛,讓我為我們民族的艱難坎坷和荒謬血腥感到陣陣創痛:「我自己也把心藏起來藏得很深,只想怎樣保全自己…… 我相信過假話,我傳播過假話,我不曾跟假話作過鬥爭。」巴老這盧梭式懺悔的話使我沉思:在人世擁擠的喜怒悲憂恐的戲劇演出中,是非、黑白、美醜、正謬總是有界線的,總會有清澄的一日,除非日月不再經天,江河不再行地!「汗慚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滄桑。」在此,我寧願做一個悲觀主義的清醒者,再一次反思我們的局限與不幸:傳統文化中那些與文化專制主義硬件相匹配的意識形態,那種悖逆現代文明制度、崇尚暴力行為的人祭觀念,決不是基督仁愛的救世道理,而是徹頭徹尾的撒旦邪惡的詩篇!我也要真誠地提醒某些可愛的文化精英朋友們,我們不能繼續以中原文化的優越心態,不要以儒家某種靜止的發展觀念來緊緊抱住傳統文化僾見愾聞、狹道自恣,而是應該以人類境界的寬廣視野來關注不斷發展的21世紀的世界,與時俱進,不然,中華文化的復興只不過是一句新鮮熱辣滾燙時髦的空話而已!

近日在杭州小住,看到2007年第3期《收穫》雜誌上余秋雨先生的一篇尊孔崇儒味道甚濃的文章《苦旅余稿——天下學客》,由於余先生是一位頗為走紅的作家,影響著較大的讀者群體,我覺得有必要說出我的看法:此文洋洋萬言,最大的不足是:在折衷與相對主義的思辨述說幾千年中華文化人文輝煌時,沒有以現代的世界觀去透視出孔孟莊墨學說在漫長的歷史中負面發展的劣跡,概念混淆,削足適履,現象的迷惘中隨意過濾、矯揉打扮歷史,把讀者的邏輯思維納入製造專制文化的陳舊框框,誤判那才是中華文化復興的、任何人無法叛離的精神動力。文化人的這類認知定向和語境局限,實際上或影響、或阻礙著人們去理解與汲取世界文化一切輝煌的理性成果。文中借人之口對孔子「世上無仲尼、萬古如長夜」 的恭維,更使人失笑。余先生還寫道:「一生無所畏懼的毛澤東主席在生命最後時刻突然對孔子的學說產生了某種憂慮,掀起了『批儒評法』 運動。有人說他是借此影射某位助手,這實在太小看這位政治領袖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了。他是在做一次告別性的自我詢問:辛苦了一輩子,犧性了那麼多人,中國,會不會還是孔子的中國?」我不是作家,更不是歷史學家,無法推測將不久離世的毛澤東當年「批儒評法」 的真正的政治意圖,是否真的如余先生筆下那樣宏豁浪漫,那樣富有理想主義的色彩;更無意去猜想這位「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的革命家有沒有以自己的思想去取孔而代之的雄心。我想說的是,自西漢的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並被歷代皇帝傾力推崇以來,我們的文化裡有太多的諸如「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別尊卑,明貴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倫理 ,千年來,這種保守、落後、惡劣、拒絕開明、開放的精神特質滲透進我們的民族血脈,以致產生出太多可怕的專權追求,太多萎蔫的犬儒奴性,太多陰暗的精神糟粕,太多卑鄙齷齪的凶狠手段,當然也包括太多的有良知的儒生們的斑斑血淚,以及民瘼禍災堆積而成的黑色背景。「孔融死而士氣灰,嵇康死而清議絕」,這樣的主流文化思想怎麼可能成為整個人類文化的前進脈動?就像歐洲綿延千年的中世紀暗夜,只能成為人類進步的負面文本。有的人甚至根本不知自由、民主、民權、人道主義、人文關懷這些主導著現代世界文明發展的西方文明為何物,這就是我們民族的思想土壤幾百年來為什麼只能出朱元璋、雍正帝以及洪秀全、蔣介石此類以屠刀和陰謀詭計來霸佔權位、有著一副惡虎撲食架式的梟雄,而出不了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邱吉爾這樣只把權位視為一種責任承擔、自願接受人民民主監督、敬畏法律、敬畏人民、敬畏生命的世界一流的政治家!

往事不可追也,來者猶可諫,認清文化思想上的盲點從而超越,炎黃子孫中華文化偉大復興的憧憬才可避免再一次在歷史上漂流。以史為鑒,勵精更始,盼神洲大地能內修仁愛憐憫之心,外建民主法治之制,讓每一個個體生命永遠都有免除恐懼的自由。衷心期待著歷史之光能照亮華夏子民未來的行程。

接天綠錦影搖波。思緒疾行此,我與眼前的西湖荷花已產生出一種不需言說的、激盪胸懷的美學共鳴。見其風骨,感其節操,念其脫俗,使我深深體會到荷花真像滾滾紅塵大漠中一片難得的沁人心脾的綠蔭,深深體會到她潔身自愛性格中難能可貴的生命價值與文化價值。我發現,其實她就是我心中葳蕤的精神之花!故我穎悟,一個藝術家如果逃避現實逃避苦難,就等於喪失了中國美學的內在核心,任何筆墨技巧只不過是工匠手藝而已。也就是因為世道黑、人心毒,物慾橫流,道德潰敗,高尚的藝術創作才是靈魂的生活;也就是因為善念殆盡,只見鱷魚眼淚,煽情、濫情、矯情遍地而獨缺真情,高尚的藝術創作才是心靈的上品。北宋學者周敦頤寫過一篇著名的文章:《愛蓮說》,其「出淤泥而不染」之句,又讓多少正直的藝術家們為之傾倒,喻為自我人格的寫照。當然,在信仰塌陷的現實環境中,並不是要求每一個畫家都能畫筆縱橫,胸中壘塊潑千鐘,何況「柴米油鹽醬醋茶煙,除卻神仙少不得。」比起那些與社會黑勢力、黑窯主沆瀣一氣,虛偽冷酷,喪盡天良,喪心病狂地殘害百姓的貪官污吏們,也不能僅僅指責買房養車包二奶、巴結權貴求聞達者是什麼大錯、特錯了。歌德曾感傷:「變化與死亡的世界中,人只不過是黑暗大地上,模糊不清的過客。」看茫茫大地,問天下英雄不入彀者有幾輩?又有多少人能書雄九域,論振神州?又有多少人敢於在茫茫的虛無之上雕刻生命的意義?但我在絕望的氛圍中也要執著的祈盼、在黯然的環境裡仍堅定地相信,對苦難而步履沉重、堅韌且百折不撓的中華民族來說,一個真正偉大的藝術家,其生命的品質中也必然樹立著一個神聖的價值參照,並且至少能從一千年來的大變局中,以人文主義、人本主義去思索感悟中國繪畫藝術在新千年的革新和求變,使自己的藝術傑作成為人類精神歷程的見證。對一個當代的中國畫家而言,如果沒有深重的人性體悟,沒有直抒心靈的勇氣,沒有深刻的思想求索,沒有對美的價值、對藝術精神的堅守,僅僅只注重追求形式而忽略時代精神和現實感受;甚至向世俗力量獻媚,和樂感文化合流,以功利和遊戲人間的心態來對待繪畫,那已經是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是畫不出具有獨特風貌的藝術傑作,也決不可能尺幅千里,佳品傳世。

「碧荷出幽泉、朝日艷且鮮。」荷花的造型、色彩也非常能入畫。那麼闊的葉、那麼大朵的花、那麼細長的莖,紅綠相配,對比強烈,情思無限,任畫家恣意豪放、潑墨滿紙、大筆揮灑,或輕敷淡彩,秀麗溫雅。即使秋冬的殘荷,銀鉤鐵線,也分外富有筆墨的意趣。因此我曾經試作多種探索,寫小荷才露尖尖角、寫新荷含苞未放時、寫紅蓮怒綻穿葉而出,也畫過秋後採蓮懷人,冬寒清曉,蒹葭蒼蒼,風捲殘荷聽濤聲等等。這次,在知天命之年,應杭州市古都文化研究會等機構的邀清,到杭州再畫荷花,內心別有一番感悟,故偶涉閒筆,並作《風定池蓮》圖一幅,以寫心聲。

2007年6月20日杭州「絕色風荷」 畫展開幕日改定於西子湖畔。

<>

Re: [問卦] 大家不肯接受中國強的事實? - Gossiping板
在下不才,學校教過一點有關PRC的課 經濟好? 那要看好在哪裡 那堂課上,老師告訴我們 中國永遠不是一個中國 要分兩邊來看 一邊是A面中國,就是你看到的上海、深圳、珠海BLABLABLA...... 這些光鮮亮麗,發展神速的沿海大城市 這些大城市發展的資源,可不是憑空變出來的 他們 ...

笑話中國式快遞服務--中國人成功的理由@ 陳國治KCCHEN的紙鈔 ...
網路看到到笑話如果侵權請通知我會馬上移除謝謝我看完以下突然一陣~暈~ .........那\nA安呢一個中國人成功的理由– 他們絕不錯過任何機會! 絕不浪費金.

中國式快遞服務@ 寶兒溫馨小天地
一個中國人成功的理由--- 他們決不錯過任何機會!! 決不浪費金錢~~ 中國華南的一家\n人正焦急的等著一口美國寄來的棺材– 裡面裝著阿嬤的遺體, 那是由阿嬤在 ...

ugg雪靴專賣店 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品牌
ugg雪靴專賣店Ugg,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品牌,第一眼看 到Ugg雪地靴的人都會對Ugg笨笨卡通的ugg雪靴專賣店 外形不太感冒,而就是這樣一款靴子,由於很ugg雪靴專賣店 多歐美明星街拍... ...

一個中國女畫家的思想片斷
...熱血灌澆下才能產生的奇異的剛烈之美。長年與西湖荷花為鄰的靜逸別墅有孫中山書的楹聯「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化碧,終安眠在這錦山秀水旁的鑒湖女俠秋瑾的鏗鏘詩句:「漫雲女子不英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