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媒體調查

媒體調查

看板 Jaies<>作者
標題
 [轉貼] 美國是如何失去了製造iPhone的工作? 

時間 2012年01月25日 Wed. PM 01:51:12<>

美國是如何失去了製造iPhone的工作?
本文為NYTimes.com「How the U.S. Lost Out on iPhone Work」的譯文,作者為Charles Duhigg 與 Keith Bradsher。
 
[圖]<> 

當Barack Obama在去年二月邀請矽谷頂級明星晚餐時,每位賓客都被告知可以詢問總統一個問題。

但是當Apple的Steve Jobs發言時,Obama總統打斷了自己的質詢,並問說:「要怎樣才能讓iPhone
在美國生產呢?」

在不久之前,Apple才吹噓自己的產品是在美國生產的。不過在今天,已經非常地少有了。在7,000
萬台iPhone、3,000萬台iPad以及5,900萬台其他Apple在去年售出的產品中,幾乎所有都是在海外生
產的。<>

「為何這些工作機會不能回到國內?」Obama問著。

根據另一位晚餐的客人敘述,Steve Jobs的回答一點也不含糊:

	
    “Those jobs aren’t coming back.”

	
    「這些工作機會不會回到國內。」

總統的問題觸碰到了Apple的核心信念。這並不只是海外勞工比較便宜的問題。相反地,Apple高層
相信海外工廠的龐大規模以及靈活性、勤奮以及海外工人的產業技術,已經遠遠地超越了他們在美
國的同業,讓「美國製造」對於大多數Apple產品來說,已經不再是一個可行的選項。<>

由於Apple毫不鬆懈地掌控著在全球的營運,讓這間公司已經成為地球上最知名、最受推崇,並且
讓其他對手爭相模仿的企業之一。在去年,Apple每名員工所賺取的平均利潤超過了US$400,000,
比Goldman Sachs、Exxon Mobil 或是 Google都要來的多。<>


The iPhone Economy - NYTimes.com - YouTube<><>
<><>
然而,讓Obama以及其他經濟學者與決策者們困擾的是,Apple以及其他同行的高科技公司們,並不
像其他知名企業在鼎盛時期時一般,熱中於在美國國內創造就業機會。

Apple在美國雇用了43,000名員工,並在海外雇用了20,000人。與1950年代GM在美國雇用的數十萬
名勞工相比,Apple的雇用人數可以說是非常小的數字。不過為Apple的承包商工作的人數比這要來
的更多 ── 700,000名勞工參與了設計、生產與組裝iPad、iPhone以及Apple的其他產品。<>

但是這700,000人幾乎都不是在美國工作。相反地,他們是受僱於亞洲、歐洲以及其他地區的海外
企業,而這些企業工廠的電子設計師們幾乎都依靠製造Apple的產品過活。

到去年為止擔任白宮經濟顧問的Jared Bernstein如此敘述:

	
    “Apple’s an example of why it’s so hard to create middle-class jobs in the U.S.
	
     now, If it’s the pinnacle of capitalism, we should be worried.”

	
    「Apple是在今天美國為何難以創造中產階級工作的一個例子,如果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頂峰,
	
     那們我們應該要為此而憂心。」

Apple的管理階層表示,在這方面來說,走向海外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一位前任的管理階層敘述Apple是如何在商品上架僅數週前,依靠一家中國工廠來修改iPhone的設
計。Apple曾經在最後一分鐘修改了iPhone的螢幕,迫使整個組裝線大幅地修改。而新的螢幕組件
,在接近午夜時才開始抵達工廠。<>

根據這位前任管理階層,一位工頭立刻叫起了在宿舍中的8,000名工人。每個工人被發給一塊小餅
乾以及一杯茶後,接著被帶到工作崗位。在半小時之內,開始了每12小時輪班工作,將玻璃螢幕裝
到斜面框架上。<>

該前任管理階層敘述:

	
    “The speed and flexibility is breathtaking, There’s no American plant that can match that.”

	
    「這種速度以及靈活性非常地驚人,沒有任何美國工廠可以與其相比。」

不過類似的故事,已經出現在幾乎任何的電子公司,並成為各行各業的外包業務的常態,包含會計
、法律服務、銀行、汽車製造以及製藥等。

雖然Apple遠遠不僅止於如此,不過也提供了一個機會,來了解為何一些成功的企業並沒有轉化成大
量的國內就業機會。更重要的,公司的決定對於讓全球與國家經濟日益融合的美國企業對於國內的
影響,引發了更廣泛的問題。<>

在去年9月為止擔任勞工部首席經濟學家的Betsey Stevenson敘述:

	
    “Companies once felt an obligation to support American workers, even when it
	
      wasn’t the best financial choice. That’s disappeared. Profits and efficiency
	
      have trumped generosity.”

	
    「企業曾經覺得自己有義務來支持美國工人,即便此行為在財政上並非最佳的選擇。而這種狀
	
     況已經消失了,利潤與效率已經取代了原本的慷慨行為。」

企業以及其他經濟學者說,這種想法是幼稚的。根據管理階層敘述,雖然美國人已經成為世界上教
育程度最高的工人,但是國家本身已經停止訓練生產工廠所需,擁有中等技術水平的勞工。

為了繼續成長,企業爭辯說他們需要將工作機會移往能產生足夠利潤以支持創新所需資金的地點,
否則美國將漸漸隨著時間,面臨著失去更多就業機會的風險。就如同曾經引以為傲的國內製造商,
包含GM與其他企業等,他們已經隨著更加靈活的競爭者出現而漸漸地萎縮。<>

Apple曾經為了此篇文章提供了New York Times報導的延伸資料,不過由於公司的保密傳統,Apple
拒絕對此做出評論。

本文是基於超過三十名現任於前任Apple雇員與承包商的訪談,其中許多人要求匿名以保護他們的
工作,包含經濟學家、製造專家、國際貿易專家、科技分析師、學術研究員、 來自Apple供應商的
雇員、競爭對手、企業合作對象以及政府官員等等。<>

Apple管理階層在私底下表示,目前世界已經成為簡單用員工數量來衡量企業貢獻的錯誤狀況。他們
也提到,Apple目前已經在美國國內,雇用了公司史上最多的員工。總而言之,他們表示降低失業率
並不是他們的工作。<>

一位現任的Apple管理階層敘述:

	
    “We sell iPhones in over a hundred countries. We don’t have an obligation to solve
	
      America’s problems. Our only obligation is making the best product possible.”

	
    「我們在超過一百個國家銷售iPhone,我們沒有義務來解決美國的問題。我們唯一的責任,是
	
      盡可能地製造出最好的產品。」


我想要一個玻璃螢幕

[圖]<> 

在2007年,當iPhone預計正式發售的一個月多前,Steve Jobs將幾位副手招到了辦公室。幾個星期
以來,他一直將iPhone的原型機放在他的口袋裡。

Jobs生氣地舉起他的iPhone,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iPhone塑膠螢幕上數十個微小的刮痕。然後,他
將他的鎖匙從他的牛仔褲口袋裡拿了出來。

他說,人們會把這款手機放到他們的口袋裡,同時也會在口袋裡放著他們的鑰匙。

Steve Jobs緊張地說著:

	
    “I won’t sell a product that gets scratched. I want a glass screen, and
	
      I want it perfect in six weeks.”

	
    「我不會賣出上面會有刮痕的產品。我想要一個玻璃螢幕,並且要在六星期之內達到完美狀態。」

一位管理階層離開會議後,隨即預定了一張飛往中國深圳的機票。如果Jobs想要達到完美,中國深
圳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當時,Apple已經為了代號為「Purple 2」的專案工作超過了兩年,這也顯現出了所有人都會問到的
問題──如何才能完全重組一台手機?如何採用最高品質的設計,例如防刮螢幕,同時也能確保數
百萬隻手機能夠以快速、低成本的方式生產,以賺取大量的利潤?

這些問題的答案,幾乎每次都是在美國國外被發現。雖然iPhone每個版本的零件都不相同,不過在數
百個零件之中,估計約有90%的零件是在國外生產的。先進的半導體零件來自德國與台灣、儲存晶片
來自韓國與日本、螢幕面板與電路板組件來自韓國與台灣、晶片組來自歐洲,而其他原料來自於非洲
與亞洲。而全部的組裝,則是在中國進行。<>

在早期,Apple通常並沒有超出自家後院的生產方案。而在Apple於1983年開始生產Macintosh之後的幾
年,Steve Jobs開始宣稱這是「在美國製造的機器。」到了1990年,當Jobs正在營運著最終被Apple收
購的NeXT時,NeXT的高層也如此地告訴記者:「我對工廠的驕傲,與對電腦的驕傲相同。」<>

到了2002年,Apple的頂層決策者還偶而會從公司總部往東北方開兩個小時的車程,來參觀公司在Calif,
Elk Grove的iMac生產工廠。

不過在2004年,Apple已經很大程度地將生產轉移到了國外。指導這項決策的,是Apple的營運專家
Timothy D. Cook。他在Jobs辭世前六星期接任了Apple CEO的職位。當其他大多數美國電子公司已
經轉移到國外時,Apple仍然處於掙扎狀態,並認為已經把握了所有的優勢。<>

在此同時,亞洲雖然充斥著不熟練的工人,但是由於廉價的勞工而顯得有吸引力。不過,這並不是
驅使著Apple的原因。對於科技公司來說,相比於零組件採購成本,以及由數百間公司提供零件與
服務的供應鏈管理成本,勞動力成本是非常小的部分。<>

而對於Cook來說,亞洲被聚焦在兩個重點,一名Apple的前任高階管理人員如此表示。在亞洲的工廠
,可以「更快地擴張或縮減規模」,並且「在亞洲的供應鏈已經遠遠地超越了美國」。而結果就是
「在此時我們已經無法與其競爭。」<>

而亞洲優勢所帶來的影響,在Jobs於2007年要求玻璃螢幕時已經更加地明顯。

多年以來,手機製造商由於需要精密切割與研磨的玻璃零件非常難以量產,因此一直避免使用玻璃
素材。Apple已經選定了Corning Inc.這家美國公司,來生產大尺寸的強化玻璃面板。但是要搞清楚
如何才能將這些玻璃面板切割放入數百萬台iPhone的螢幕中,需要找到空閒的玻璃切割工廠、數百<>
片用於實驗的玻璃面板,以及如軍隊般規模的中階工程師。光是做這些準備,就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


然而,有一間中國的工廠試著爭取這份工作。

當Apple的團隊到訪時,中國工廠的老闆已經開始擴建新廠房。根據一位Apple的前任管理階層,工
廠的經理如此說著:

	
    This is in case you give us the contract

	
    「這是為了以防我們真的拿到合約時所做的準備。」

中國政府已經同意為許多產業補貼成本,而這些補貼也流向了玻璃切割工廠。在工廠的倉庫中,充
滿著許多可以免費提供給Apple的玻璃樣品。業主可以讓工程師幾乎無償工作,他們在現場搭建宿舍
,讓員工可以每天24小時待命。<>

中國計畫要拿到這份工作。

根據另一位Apple前任高階管理階層敘述:

	
    “The entire supply chain is in China now. You need a thousand rubber gaskets?
	
      That’s the factory next door. You need a million screws? That factory is a
	
      block away. You need that screw made a little bit different? It will take three hours.”

	
    「現在整個供應鏈都在中國。想要一千個橡膠密封環?在隔壁的工廠就有。想要一百萬個螺絲
	
      ?工廠也只在一個街區之外。如果想要不太一樣的螺絲?也只需要花三個小時而已。」


富士康之城

[圖]<> 

距離玻璃切割工廠八小時車程遠的地方,是一個被非正式稱為富士康城的複雜工廠,iPhone的組裝
就是在此進行。對於Apple的管理階層來說,富士康城是中國可以提供遠超過美國同業的盡職工人的
更進一步的證據。<>

這是因為,像富士康城一樣的東西,在美國並不存在。

該工廠有23萬員工,許多工人一週工作六天,每天經常有12小時在工廠工作。超過1/4的富士康工人
住在公司的宿舍,許多人每天以低於US$17的日薪工作。當一位Apple管理階層到達現場,準備交班
的時候,他的車被卡在宛如河流一般的工人人潮中。<>

「這種規模是無法想像的。」他如此地敘述。

富士康的員工有將近300名警衛來引導步行交通,讓工人不在大門被卡住。工廠的中央廚房平均每
天消耗掉三噸的豬肉以及十三噸米。雖然工廠內部一塵不染,不過在附近茶館的空氣瀰漫著香煙以
及惡臭。<>

富士康在亞洲、東歐、墨西哥以及巴西有數十間工廠,並且負責為Amazon、Dell、Hewlett-Packard、
Motorola、Nintendo、Nokia、Samsung 與 Sony等公司,組裝全球近40%的消費性電子產品。

到2010年為止曾經擔任Apple全球供需經理的Jennifer Rigoni如此敘述:

	
    “They could hire 3,000 people overnight. What U.S. plant can find 3,000 people
	
      overnight and convince them to live in dorms?”

	
    「他們可以在一個晚上就雇用3,000名工人。有那個美國工廠,可以在一個晚上就找到3,000個
	
      工人,還能說服他們住在宿舍?」

2007年中,在經過了一個月的實驗之後,Apple的工程師終於找出了切割強化玻璃的完美方法,讓
這些玻璃可以在iPhone的螢幕上使用。

根據Apple前管理階層,第一部載著切割好的玻璃的卡車,在深夜時分抵達了富士康城。這時經理
已經叫醒了上千位工人,讓他們穿上了制服──男性工人是藍白襯衫,女性工人是紅色襯衫,接著
迅速地一字排開,開始手工組裝手機。<>

接著在三個月內,Apple賣出了一百萬台iPhone。而從當時到現在,富士康已經組裝了超過2億隻iPhone。

富士康在公開聲明中,拒絕談論特定的客戶。

	
    “Any worker recruited by our firm is covered by a clear contract outlining
	
      terms and conditions and by Chinese government law that protects their rights,”

	
    「由我們公司所招聘的任何員工,都會由明確的合約條款以及中國政府法律來保護他們的權利。」

根據Foxconn的敘述……

	
    “(Foxconn)takes our responsibility to our employees very seriously and we work
	
       hard to give our more than one million employees a safe and positive environment.”

	
    富士康非常重視我們對於員工的責任,並努力地讓超過百萬的員工獲得安全與正面積極的工作環境。

富士康反駁了部分由前Apple管理階層敘述的細節,並且表示如敘述中在午夜值班的情形是不可能的。

	
    Because we have strict regulations regarding the working hours of our employees based
	
    on their designated shifts, and every employee has computerized timecards that would
	
    bar them from working at any facility at a time outside of their approved shift.

	
    「由於我們對於員工工作時數有著嚴格的規定,每位員工都是以指定的排班工作,並使用電腦
	
      化的排班表,以禁止他們在規定時間外於任何工廠內工作。」

富士康也表示,所有的排班都是從上午7時或是下午7時開始。排班的任何變動,最少也會在12個小時之前通知。

不過富士康的員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這些主張提出了質疑。

對於Apple來說,另一個重要的優勢是中國提供了美國無法比擬的工程師人數。Apple的管理階層估計
,大約需要8,700名產業工程師來監督、指導在iPhone生產線上的200,000名裝配工人。Apple的分析師
也預估,需要花費長達九個月的時間,才能在美國找到足夠人數的合格工程師。<>

而在中國,這只要花費15天。

MIT的副教務長Martin Schmidt如此敘述,像Apple這類的公司表示,在美國設立工廠的困難點,是找
到具有技術的生產勞力,特別是在工程方面超過高中水平,但是並不一定需要到達學士學位。此種技
術水平的勞工,在美國非常難找到,企業的管理階層們如此爭辯著。<>

Martin Schmidt如此敘述:

	
    “They’re good jobs, but the country doesn’t have enough to feed the demand,”

	
    「這些都是不錯的工作,但是國內並沒有足夠的勞工來滿足需求。」

iPhone某些部分在美國非常的獨特,例如裝置內的軟體,以及創新的行銷活動等,大部分都是在美
國創造出來的。Apple最近也在North Carolina打造了價值5億美金的資料中心。而在iPhone 4與
iPhone 4S內關鍵的半導體零件,也開始在德州Austin的韓國Samsung工廠進行生產。

但是即使有這些工廠,也不足以帶來足夠的就業機會。例如Apple在North Carolina的資料中心,
也只有100名全職員工。三星的工廠預估也只有2,400名工作人員。

根據到1990年為止,曾經在Apple負責產品研發與行銷的Jean-Louis Gassée如此敘述:

	
    “If you scale up from selling one million phones to 30 million phones, you don’t
	
      really need more programmers. All these new companies —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 benefit from this. They grow, but they don’t really need to hire much.”

	
    「即使將一支手機的銷售規模由100萬擴大到3,000萬台,也不會真的需要更多的程式設計師。
	
      這些所有的新公司,例如Facebook、Google、Twitter等也因此而獲益。公司持續地成長,
	
      但是他們並不會真正需要雇用更多的人。」<>

如果讓iPhone在美國生產,將會非常難以估計究竟要花費多少的成本。不過,許多學者以及製造業
分析師估計,由於勞動力僅僅是這類科技製造業中的一小部分,支付美國工資將會讓每部iPhone提
高US$65的成本。由於Apple的利潤經常是一支手機數百美元,理論上來說,在國內生產仍然能夠讓
公司擁有健康的獲利。<>

不過如此的計算法,在許多方面並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在美國生產iPhone所需的不僅僅是雇用美國
人,還必須改變全國以及全球的經濟體系。Apple的管理階層相信,美國國內根本沒有擁有符合公<>
司需求的技術,並且足夠數量的勞工,或是具有足夠速度與靈活性的工廠。其他與Apple合作的企業

,例如Corning同樣也說他們必須移往海外。

最初生產iPhone所需玻璃的Corning工廠位於美國的Kentucky州,直到今天,許多的iPhone用玻璃
生產仍然在一樣的地方。在iPhone成功之後,Corning從其他公司接到了滿山滿海的訂單,這些公<>
司都希望能模仿Apple的設計。Corning強化玻璃的銷售量也已經提昇到每年7億美金以上,同時也聘

用了約1,000名美國勞工來支援持續成長的市場。

但是隨著市場的擴張,大多數Corning的強化玻璃製造還是在日本與台灣的工廠中進行。

根據Corning的董事會副主席兼CFO的James B.Flaws敘述:

	
    “Our customers are in Taiwan, Korea, Japan and China. We could make the glass here,
	
      and then ship it by boat, but that takes 35 days. Or, we could ship it by air, but
	
      that’s 10 times as expensive. So we build our glass factories next door to assembly
	
      factories, and those are overseas.”

	
    我們的客戶在台灣、韓國、日本與中國。我們可以在此地生產玻璃,並將玻璃用海運運送,不
	
    過這要花費35天。或者,我們可以用空運,但是費用會是海運的十倍。因此我們將玻璃生產工
	
    廠建在組裝工廠的隔壁,而這些都位於海外。<>

Corning是在161年前於美國成立,總部仍然位於紐約州北部。理論上來說,公司可以在國內生產
所有的玻璃。但是,Flaws表示,這將會需要「徹底地改變整個產業結構」。

	
    “The consumer electronics business has become an Asian business. As an American,
	
      I worry about that, but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to stop it. Asia has become what
	
      the U.S. was for the last 40 years.”

	
    「消費性電子產業已成為一門亞洲主的生意。作為一個美國人,我為此感到擔憂,但是我也無
	
      法阻止。亞洲已經成為了40年前的美國。」


中產階級工作的消逝

[圖]<> 

當Eric Saragoza第一次踏進Apple在Calif的Elk Grove生產工廠十,他覺得就像是到了工程界中的
夢幻樂園一樣。

當時是1995年,這間靠近Sacramento的生產工廠,雇用了超過1,500名員工。工廠內部有不斷移動的
機器手臂、運送著電路板的輸送帶,以及處於各個組裝階段的糖果色iMac。

身為工程師的Saragoza迅速成為了工廠中的一員,並加入了一個菁英診察團隊中。他的薪水上漲到
$50,000。他與妻子有三個孩子,他們還買了一棟附有游泳池的房子。

	
    “It felt like, finally, school was paying off, I knew the world needed people who can build things.”

	
    這就像是學校學的東西終於有了用處。我了解到這世界需要可以打造東西的人。

然而在此同時,電子產業已經有了改變,而由於產品普及率降低的Apple,本身也正為了重生而掙扎
著。其中一個焦點在於提高產能。在幾年之後,Saragoza開始了他的工作,他的上司解釋著加州的工
廠在累積成本方面是如何地與海外工廠競爭──在去除原物料的成本後,在Elk Grove工廠生產一台<>
US$1,500的電腦要花費US$22的成本。在新加坡,這個數字是US$6、在台灣為US$4.85。工資並不是這
項差距的主要原因。相反地,這是關於庫存以及工人完成工作的時間長短等等因素。

根據Eric Saragoza的敘述:

	
    “We were told we would have to do 12-hour days, and come in on Saturdays, I had a
	
      family. I wanted to see my kids play soccer.”

	
    我們被告知我們將一天工作12個小時,並且在星期六也要上班。我有家庭,我想要看著我的孩子們踢足球。

一直以來,現代化總是會讓某些工作改變或是消失。當美國經濟由農業過渡到製造業、接著轉型成其
他產業後,農民也跟著轉變成鋼鐵工人、然後成為銷售人員以及中階管理階層,這些變化都是跟隨著
許多經濟利益。一般來說,在每個過程之中,甚至是技術尚未熟練的工人們也能得到更好的工資,並
且也提高了向上層社會移動的可能性。<>

但是根據經濟學家表示,過去二十年來,更加根本性的東西已經改變了。中產階級的工作開始消失,
特別是對於大量沒有大學文憑的美國人來說,今日在各種服務業的工作──例如餐廳、電話服務中心
、醫院接待員或是臨時工等等──是不均等的,這些工作讓人們更難以接近中產階級的水平。

即使是有著大學文憑的Eric Saragoza,也受到了趨勢的影響。一開始,部分Elk Grove的日常工作被
發送到了海外。不過Saragoza起初並不在意。接著,機器人讓Apple管理階層可以用機械取代勞工。部
分診斷工程師去了新加坡,而負責監督工廠庫存的中階管理人員,由於突然之間工廠變成只需要少數
幾個人加上網路連線即可管理庫存,而失去了工作。<>

對於一個不需要熟練技術的職位來說,Eric Saragoza太過於昂貴,對於高階管理人員來說,他也還
不具備足夠的資格。他在2002年的一個晚班後被叫進了一間小辦公室,在被通知裁員後,由警衛護送
下走出了工廠。接著他教了高中一陣子,接著開始試著回到科技界。但是Apple已經將該地區變成了
「Silicon Valley North(北矽谷)」,並將大部分的Elk Grove廠區改成AppleCare電話服務中心。
在電話服務中心裡,通常一名新員工的時薪是US$12。<>

在矽谷的確有潛在的就業機會,但是沒有一個能成功。

	
    “What they really want are 30-year-olds without children.”

	
    「他們真正想要的是30歲,沒有孩子的人。」

Eric Saragoza敘述,他今年48歲,包含他自己共有五個家人。

在尋找工作幾個月後,他開始感到絕望。即使是教學的工作也正在減少。於是,他在一個電子相關的
中介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這個中介公司由Apple雇用,檢查修復完成,準備送回客戶手上的iPhone與
iPad。每天,Saragoza會開車到他曾經以工程師身分工作的大樓,作著時薪US$10、沒有福利、只是擦
試著數以千計的玻璃螢幕以及接上耳機測試聲音輸出的工作。<>


Apple的發薪日

[圖]<> 

由於Apple在海外的營運與銷售不斷地擴大,公司的頂層員工也跟著成長。在上一個財政年度,Apple
的營收高達1,080億美金,比Michigan、New Jersey 與 Massachusetts 三州的總和預算還要多。自從
2005年,公司的股票分割以來,股價已經從US$45升高到超過了US$427。<>

部分的財富已經流向了股東。Apple是持有者最廣泛的股票,股價上升也讓數以百萬的個人投資者、
個人退休帳戶以及個人計畫受益。這份財富同時也讓Apple的員工富有。在上一個財政年度,Apple的
員工以及董事們總共收到了價值超過20億美金的股票,以及價值14億美金的股票選擇權。<>

然而,最大的回報往往是流向了Apple的頂層員工。Apple的CEO,Tim Cook在去年隨著十年的協定,
獲得了以今日股價計算價值約為4.27億美金的股票。而他的年薪也提高到140萬美金。根據Apple遞交
的安全申報書,在2010年,Cook的薪酬組合共值590萬美金。<>

根據一位與Apple關係密切的人士指出,Apple員工收到這些報酬是很公平的,部分是由於該公司已為
了全國以及世界帶來如此多的價值。隨著公司不斷地成長,同時也擴大了國內的工作需求,包含製造
業相關的工作機會。在去年,Apple在美國的雇用人數增加了8,000人。<>

雖然其他公司已經將電話服務中心移往海萬,Apple卻一直將其留在美國國內。一位消息來源估計,
Apple產品的銷售,已經讓其他企業雇用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例如FedEx以及UPS都表示由於Apple
的出貨量,讓他們創造了更多美國就業機會,雖然他們在沒有Apple的許可下,都沒有提出具體的數
據證明。<>

一位現任的Apple管理階層敘述:

	
    “We shouldn’t be criticized for using Chinese workers,” a current Apple executive
	
      said. The US has stopped producing people with the skills we need.”

	
    「我們不應該由於使用中國勞工而被批評。美國已經停止生產出擁有我們需要的技能的人才。」

而根據來自Apple的消息來源敘述,更重要的是Apple已經在零售商店,以及大量的iPhone、iPad軟
體銷售公司內,創造了大量良好的美國就業機會。

在經過兩個月的iPad測試工作後,Saragoza辭掉了這份工作。由於薪水實在是太低,他算了一下,
決定將這些時間花在尋找其他工作機會上。在最近十月的傍晚,當Saragoza坐在他的MacBook前並再
一次地在網路上提交履歷時,遠在地球另一邊的一位夫人,到了她的辦公室。這位夫人,Lina Lin,
是一間在中國深圳的公司PCH International的專案經理。這間公司與Apple以及其他公司簽訂了合約
,負責協調各種配件的生產,例如保護iPad玻璃螢幕的保護殼。她並不是Apple的雇員,不過Lin夫人
是Apple能向大眾提供產品不可或缺的一環。<>

Lin夫人的收入比當時Apple付給Saragoza的要來的少一點,她藉由電視以及中國大學的教育,能說著
流利的英語。她與她的丈夫每個月將1/4的薪水存在銀行,並與丈夫、丈夫的父母以及兒子同住在一棟
1,080平方英呎的公寓。<>

[圖]<> 

Lin夫人敘述:

	
    “There are lots of jobs, especially in Shenzhen.”

	
    「在那邊有著大量的就業機會,尤其是在深圳。」


創新的失敗者

[圖]<> 

在去年Steve Jobs以及其他矽谷高層與Obama總統的晚餐會後,當大家站起來準備離開時,所有人與
總統合照了一張相片。而在Steve Jobs身旁,也聚集了一小群的人。當時關於他病情惡化的謠言已
經傳開,有些人希望與他合照,也許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最後,Obama與Jobs又一度開始談話。根據一位旁觀人士的敘述,Jobs如此地說著:

	
    “I’m not worried about the country’s long-term future, This country is insanely
	
      great. What I’m worried about is that we don’t talk enough about solutions.”

	
    「我並不擔心這個國家長遠的未來,這個國家出奇地偉大。我擔心的是,我們並沒有對解決方案有著充足的討論。」

在晚餐中,矽谷的高層曾經建議政府應該改善簽證方案,來協助企業雇用更多的外國工程師。有些人
勸說總統給予企業「tax holiday(稅務假期)」,讓他們可以將海外的利潤帶回國內,以創造更多的
就業機會。Jobs甚至建議,如果政府能協助培養更多美國工程師的話,Apple有一天將會把部分的技術
性生產轉移回國內。<>

經濟學家爭論著這些提案以及其他努力的有效性,並且也提醒著陷入泥沼的經濟有時也會由於意想不
到的發展而產生轉變。例如在網路幾乎還不存在的1980年代,分析師們對於美國失業率就曾經預測失
誤。當時也很少人能預想到,平面設計學位將成為熱門,而研究電話技術已經成了死胡同。<>

然而,美國是否能用明日的創新來轉化成數以百萬的就業機會,在這點上依然是處於未知的狀態。

過去十年,在太陽能、風力、半導體製造以及顯示技術等科技的突飛猛進,已經創造了成千上萬的就
業機會。但是許多在美國興起的產業,大部分的雇員都到了海外。企業已經關閉了在美國的主要設施
,並在中國重新開張。對於此種情形的解釋,企業的管理階層表示他們正為了股東與Apple競爭,如果
他們無法達成媲美Apple的成長率以及獲利率,他們將無法繼續存活下去。<>

根據哈佛經濟學者Lawrence Katz的敘述:

	
    “New middle-class jobs will eventually emerge, but will someone in his 40s have
	
      the skills for them? Or will he be bypassed for a new graduate and never find
	
      his way back into the middle class?”

	
    「最終,新的中產階級工作將會出現。但是有哪些40歲左右的人會擁有這些新工作所需的技能?
	
      或是他將讓路給新畢業的學生,並且一輩子也找不到方法進入中產階級?」

根據各行各業管理階層的敘述,創新的步伐現在已經被像是Steve Jobs等商業人士給加快了速度。GM
曾經以最長五年的週期來重新設計主要的汽車款式。相比之下,在四年內已經發佈了五款iPhone,同
時加倍了速度與記憶容量,並且降低了部分消費者的購入價格。<>

在Obama與Jobs互相道別之前,這位Apple的高層將一台iPhone從口袋中拿了出來,展示了一個新的軟
體 ── 一個有著極其細緻圖像效果的賽車遊戲。這台iPhone反射著室內的柔和燈光,其他身價總和超
過690億美金的矽谷高層們則在Jobs的背後互相推擠,只為了搶個好位置來一看究竟。此外,在場的每
個人都同意,這款遊戲棒極了。<>

而在這台iPhone的螢幕上,甚至連一絲絲的小刮痕都沒有。

via How the U.S. Lost Out on iPhone Work – NYTimes.com<> http://whiteappleer.tw/2012/01/24/how-the-us-lost-out-on-iphone-work/

<>--
※ 作者: Jaies 時間: 2012-01-25 13:51:12<>

Re: [討論] 美國隊長2 你有所不知道的技能 - CookyCat板
雷:你不知道的美國隊長,有興趣的人自已看下去。 北京新浪網的文章,整理得還不錯。 在漫威超級英雄里最主旋律的悶騷———美國隊長再度亮相大銀幕。相對於鋼鐵俠、蝙蝠 俠、綠巨人,中國內地的大部分觀眾對於這位把星條旗穿在身上的 ...

我的美容儀系列(一) Dr. arrivo ghost
...等等,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預告下幾篇心得,都是美容儀器類:MTG refa CARAT、Tripollar、...再簡單補充Tripollar離台灣最近的香港就有授權代理商Fixboxx,Nuface美國官網列了一整票的 ...

[問卦] 有沒有中國用語越來越流行的八卦? - terievv板
給力、立馬、靠譜、牛B、淡定、杯具 還有什麼滾床單,擼管, 現在台灣的網站上到處都看的到這些中國用語, 有沒有中國用語越來越普及化的八卦? ...

美牛問題又一章:我們是不是吃歐羅肥長大的? @ 酒一的部落格:: 痞客 ...
是本省最早開始使用的一種廣效性抗生素,氰胺公司所出品的歐羅肥70A,歐羅肥\n100A就是含有金黴素最主要的產品。豬與雞均有使用,使用劑量為110-220ppm。

標題 [問卦] 美國幹嘛一直公布自己軍事發展的程度? - terievv板
好不容易發展出雷射、電磁脈衝武器 嘴巴就很大、大肆宣傳 還上傳Youtube展示一下最新科技 ,連操作畫面都拍的一清二楚 這樣敵國不就知道了,可以改變研發方向或定出因應辦法 或是派個間諜去偷一下技術 跟強國、北韓、俄國一樣弄得神秘兮兮不是很好 這樣真正戰爭發生時,強國準備 ...